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干了45岁的伯母

时间:2018-01-13 晚上早点回来,香萍伯母约妈妈吃饭,要你一起去呢!「出门前妈妈这着样对我说。
香萍伯母虽然年纪已经40多岁,但依然美艳妩媚,风情万种。前年堂姐结婚的喜宴上,她是主婚人,穿了一袭大红紧身旗袍,身材玲珑浮凸,曲线呈露,艳惊全场,浑身充满性的挑逗,简直比新娘还美。虽然是我的长辈,但我一直对她存有性幻想,想到伯母的曼妙身材,我不觉就兴奋起来。
晚餐的地方是家俱乐部,饭后可以跳舞,音乐响起后起我请伯母跳,可是伯母说她不会跳,我只好跟妈妈跳,三、四首曲子过后,响起勃鲁斯的音乐,妈妈怂恿伯母下去跳。
跳舞的人很多,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我轻搂着伯母,伯母低胸的领口,可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我贪婪地盯着伯母那肉感十足的丰乳酥胸,看得是心头突突跳,肉棒硬挺起来。跳着跳着,冷不防被人踫了一下,已经硬挺起来的肉睫,隔着薄薄的衣服,顶在伯母平坦柔软的小腹上。人实在很多我的肉棒不停的顶撞着伯母,搞得我很尴尬。
「嘿、年青人!跟伯母跳舞怎么还那么沖动!」幸好伯母毫不介意,还幽默的帮我解围。
「我……情不自禁嘛!谁叫伯母长得那么美……那么……诱人。」我开玩笑的说。
「你呀,嘴太甜了,」伯母说着说着,身体却渐渐靠过来。「伯母老了,年纪都比你妈妈大好几岁怎么还会美?」
「伯母,你的身材真棒呢,腰好细哟。!」我双手抚摸伯母的縴腰,稍一用力把伯母丰满绵软的胴体搂在怀里说道。
「真的吗?那你看伯母身上哪里最诱人!」伯母说着把那双傲人的豪乳紧紧的贴在我身上。我的胸脯顶着伯母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酥胸,下体不由自主的更直立起来。我低下头去,看着伯母那美艳迷人的脸庞,充分的显出中年妇人的成熟抚媚。
「我……我觉得伯母的……胸部最诱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大胆的说。
「你……过份……!」伯母白了我一眼娇嗔着,似乎很高兴。
伯母紧贴在我怀中,隔着薄薄地纱衣用柔嫩的小腹厮磨我的肉棒。身体的接触和的下身摩擦,伯母的身体自然感受到了,我感觉到伯母呼吸有点急促起来。
「伯母,你的屁股好圆,好有弹性……」我恣意挑逗着伯母,伸手抚摸那圆滚滚的白嫩屁股。
「嗯!坏蛋,我是你伯母呀,怎么可以吃长辈的豆腐。」迷朦着一双媚眸的伯母,神态撩人的说。
这样的媚态使得我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我用手在伯母丰润柔软的大屁股上捏了一把,把心里赤裸裸的欲望表现了出来。伯母感受到了我的强烈欲望,藕臂勾住了我的脖颈,整个滑腻丰润的身子贴在了我的身上,媚眼如丝「不怕天打雷劈呀?」
我紧紧抱着这位妩媚迷人,玲珑肉感散发出迫人热情的美妇。
「伯母太美了,我实在情不自禁呢。伯母这样的身材跳舞最好看了!」我刻意将勃起的阳具贴近伯母的大腿,并且不停的摩蹭。
「那你教伯母跳舞好吗?明天有空晚上到伯母家来。」伯母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
「好啊,明天我就去。」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一言为定喔!」
好不容易有单独和伯母接近的机会,第二天一下课就迫不及待到伯母家?我打量着伯母今晚的打扮,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低胸家居服,深深的乳沟和那雪白粉嫩半裸的酥胸,多么引人入胜。一开始我很认真的把探戈、恰恰、华尔兹、吉鲁巴、伦巴等舞全部教了一遍,原来伯母本来就会跳,只是结婚后一直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太久没跳舞不敢跳,而不是不会跳,经我带她复习一次就跳得很好了。
伯母显得很高兴,因为自从堂姐出嫁后,家里就经常只剩下她一个人,伯父因事业关系也不常回家。所?DC3亲X休息閑聊着?
「伯母,今天什么舞都跳了,可是还是有一种舞没跳呢!」我伸手搂抱住伯母的縴腰,笑道
「什么舞?」伯母靠在我身上说。
「就是勃鲁斯啊!」我抬起头,看着伯母美艳的娇态,在她耳边轻轻说。
「好啊!想跳就来跳啊!」伯母似乎想到什么,粉脸飘满着红晕,羞涩的点点头,笑了笑。
「可是跳勃鲁斯灯光要暗一点才有气氛呢!」我把灯光调暗,拉起伯母,把伯母丰满柔软的身子拥在怀里。
随着UNCHAINEDMELODY的音乐,我俩紧紧相拥,隔着薄薄的丝裙,伯母星眸含情,默默地用她柔嫩的小腹磨擦我硬挺的肉棒,两条粉臂洁如鲜藕,围绕着我的颈部。
随着优美的旋律,伯母的下体紧抵着我的肉棒不停的厮磨,我们彼此陶醉在异样的快感中,情绪不断的升高,只看伯母紧闭的双眸微颤,呼吸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突破禁忌的激情更是把我引到情欲的极限,我大起胆子,低着头往伯母微微颤动的樱唇吻去。在我吻上伯母的一瞬间,她身体一抖,显然有些出乎意料,稍微地楞了一下,但是随即闭上眼楮,朱唇微启,就跟我吻了起来。
当伯母的嘴唇轻轻地张开时,我的舌尖就已经从那微缝中滑了进去,缓缓地将舌头伸入她口腔内。温暖湿润,柔滑甜美,伯母就在这时也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过来,我吮着伯母的舌尖忘情的纠缠起来。我将伯母的舌头吸进口中,用力吸吮、舔舐、纠结、吞吐……两人唇舌交缠,伯母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连蛇腰也扭动了起来,而这快感的来源,或许不是来自我的舌头,而是佷儿的侵犯!
我两双双倒卧在XX上,伯母已经坠入这突如其来的从未有过的快感中,她唔的一声轻叫,丰满柔软的身子瘫软在我怀里,任我揉搓抚摸。我吻着伯母的樱唇,一边顺势开始脱她的衣服。伯母瑶鼻里发出缠绵的娇哼。
我把伯母身上的衣服脱得几乎一丝不挂,眼前的伯母,全身只剩下红色的乳罩及小小的三角裤。丰满雪白的胸部,因红色乳罩的支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
饱满诱人的酥胸高挺着。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包在薄薄的三角裤里。我望着伯母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
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我感觉到伯母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我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隔着乳罩伸手在伯母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起来。
当我的手踫触到她的乳房时,伯母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楮承受这难得的温柔。我将手伸入乳罩下,揉搓着伯母柔软弹性的乳房;另一手则伸到伯母的背后,将她的乳罩解开。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她那对高隆的乳房,尖挺高翘,尤其是那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奶头,向上高翘的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面,真是诱人极了。小巧的乳头,因我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我垂涎。我低下头去吸吮伯母如樱桃般的乳头,我一面亲吻着她,一面抚摩着她粉白细腻的玉肤。
「嗯……嗯……喔……」伯母不禁舒服的叫出口来。
我轻轻脱下伯母的三角裤,一直脱到她精光为止,霎时柔润凝脂股的胴体,呈现眼前。雪白丰满的光滑肉体真是艳丽夺目,尤其是她的阴户坦蕩蕩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发现那里泛着莹光一闪一闪亮晶晶,映衬着黑茸茸的阴毛,简直太美了。两条修长的大腿,像是两块雕刻得很完善的白玉一般,毫无半点瑕疵。,两腿的中间,长满了密密的芳草,只是这些芳草非常的柔嫩。我不禁用手抚摸她的阴毛,黑亮亮的光滑而细腻,像丝缎一般轻柔,真美!
我轻轻的将伯母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若隐若现的迷人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伯母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我用手先轻轻摸了穴口一番,再用两指撑开了她的阴唇,感觉有点紧,捏了捏那嫩嫩的阴唇,捏得她既猢麻又酸痒,浑身颤抖着。
「培伦,你………弄的我好难过……」伯母颤抖着轻轻叫喊着。慢慢地我感到手都湿了,伯母的淫水可真不少呀。于是我的头凑到了伯母的两腿之间,舌头开始用心地舔伯母湿漉漉的淫穴。我轻轻地舔了舔伯母的两片幼嫩的阴唇,阴唇在我的舔弄下不停的颤抖着……
「啊…啊…培伦…我…我难受死了…」伯母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俏臀不停地扭动着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淫声︰「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我…」见伯母如此颠狂我更加用劲舔弄着湿润的穴肉,我的舌头紧紧地围绕着伯母的阴核,温柔但是又很猛烈地撩弄它,我用手掰开伯母两片肥厚的阴唇,将整张嘴伸了进去,含住了伯母的阴核,用力地吮吸着,舌尖围绕着阴核打转。更激起伯母全身的一阵颤栗。
「哦……培伦……把舌头……再伸进去点……哦……哦……伯母受不了了……」伯母喘息着,摇动着屁股,将整个阴部贴在我的脸上,我直起舌头,尽力地往伯母的肉穴深处挤。
如此片刻后,伯母的蜜穴里的淫水有如春朝怒涨,潺潺而出,把她两条如雪的大腿弄得湿漉漉的。此时,伯母禁不住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穴更为高凸,让我更方便地舔弄她的嫩穴。
「……哦……哦……舔得伯母好舒服……喔……喔……宝贝……培伦……哦哦哦……太……美了……哦……伯母要死了……好培伦……哦……你要弄死伯母了……哦……亲亲……哦……哦……伯母……不……不行了啦……哦……哦……要泄了……」伯母红润的小嘴不停翕张,发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
想不到端庄贤淑的伯母,竟然有如此深沉而强烈的欲望……
我低头吮吻伯母诱人阴户,另一只手则在她雪白丰满,高耸的乳房不停的抚摸着!用手指轻弹乳头,伯母经不起我的舔弄,不一会儿,全身一阵颤抖。
「……哦……哦……你这小坏蛋……哦……哦……哦……舔得伯母好舒服喔……哦……哦……培伦……哦……不行了……伯母……不……行了……哦……哦……哦哦……伯母要泄了……哦……这次……真的要……泄了……哦……哦……哦……伯母……泄……泄……泄……泄了……」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的舌头,突然一道阴精喷泄而出,伯母喘息着,声音因强烈的淫欲而颤抖。
伯母竟然有了第一次高潮了。我把嘴巴重重地吸在蜜穴口上,津津有味的吸吮着,过了一会儿,伯母终于从高潮慢慢回复过来,微微地喘着气身体依然抖动得厉害。
「伯母,你的……水……好多!」
伯母娇羞着道︰「嗯…都是……你害得伯母……流这么多,唉呀……刚才好舒服啊,伯母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
我趴在伯母身上,一边亲吻伯母诱人的樱唇,一边哆哆嗦嗦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和内衣裤。瞬间我坚硬的肉棒弹跳出来,不停颤动而高挺着。我低头又吮着了伯母的樱唇,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全身上下游走地抚摸着,伯母的身子不停扭动,用力的在我身上摩擦,喉咙深处发出阵阵哼哼嗯嗯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着美艳的伯母目醉神迷的媚人娇态,因情欲亢奋而灼热的丰满乳房在我的大手里不住剧烈起伏着。
「伯母,换你吃我的」
「嗯…到伯母房间去吧!」伯母的俏脸晕红娇艳,此时似乎比平常还要美艳上几分。
我抱起伯母的雪白胴体,伯母两手勾着我脖子,我边走边亲吻伯母的嘴唇,来到房间,把伯母放倒在大床上,伯母美眸里露出了妖媚淫蕩的眼神,她俯下身体把我的大鸡巴放进口中,轻轻的含住紫红的发亮的大龟头,灵蛇般的小舌儿在我的大龟上飞快地轻舔了一下,我忍不住身子颤抖了一下。
伯母骚媚的瞟了我一眼,滑腻的舌儿在我大肉棒的顶端来回的舔动起来,我快活的喘着粗气,充分享受着伯母熟练的口交带来的快感。不时用香舌吸吮、舔弄,用玉齿轻咬,套进吐出的不停的玩弄着。还用舌尖去舔舔肉棒的马眼,薛刚一阵快感直沖心头,张口喘着道︰「啊……伯母……好……好舒服……啊……伯母怎么……这么会吸……吸的……吸的我……啊……好……好舒服……好过瘾哦伯母,我……要射了……我……射在伯母的嘴里好不好?」
我的大鸡巴被伯母含着,龟头酥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双手压着伯母的头,鸡巴像插小穴一样的前后挺动,伯母的樱唇、小嘴被塞的满满的「唔……」伯母点点头,来回的舔了没一会儿,她的樱桃小口含着我的大龟头用力一裹,我便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胯部向上一挺,浓浓的精液便射进了伯母的小嘴里。
伯母娇嘤了一声,紧紧地含着我的大龟头吞下我的精液,一会儿,伯母抬起头,朱红的樱唇角上还有一丝白色的精液流下来。
我倚在床上,抚摸着怀里伯母滑腻雪白的肉体,伯母诱人的胴体在自己怀里触电似地轻颤,见到伯母骚蕩样儿,双手握住伯母两只饱满高耸又颤巍巍的大奶子,我低头埋入伯母白嫩饱满的酥胸里,吮吸那雪白双乳顶部嫣红诱人的乳头。
「伯母,你的奶子好大喔,皮肤又这么滑嫩!」这种淫靡的景色令我的大肉棒立刻又坚挺起来,而且比方才涨得更大了。
我盯着美艳的伯母说︰「伯母,我……爱……你……我……要……」
伯母睁开雾朦朦的眼楮,望着我,叹一口气轻轻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我答︰「我怎么会后悔,伯母?」
伯母接着说︰「你爱一个年纪比你妈还大的老女人,迟早会厌倦的,更何况我是你的长辈!」
伯母一面说话,一面又伸出小手握住了我那根粗硬的大肉棒套弄着。
我接着道︰「谁叫伯母你要长得这么美艳迷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后悔,我要当伯母有实无名的丈夫,伯母,答应我,我要让你快乐!」伯母妖骚地看着我的眼楮没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道︰「伯母……我要插……你的……小……小穴……」
伯母没有再说什么,将脸藏在我的怀里点点头。我挺起屁股,将肉棒缓缓地插进伯母柔嫩的阴户「轻……轻一点好吗?……伯母很久没有……」
「放心,我会很温柔,让伯母很舒服的……」我的肉棒插进约两公分。
「嗯……疼……培伦轻……轻点……」伯母的一双玉手紧紧地抓着我的后背,小嘴轻轻的吸气。
我感到肉棒被一层火热的肉束紧紧地握弄着,龟头感到湿润无比,似有一条小舌在头上不停的舔弄着。我按住伯母的细腰,一挺腰,借着她流出来的蜜液,顶了进去。
看着伯母微蹙的秀眉,明显表露她久未行房,我放慢速度,用手紧紧捧住她的大屁股,轻轻用力,将鸡巴向里挤,与阴道壁摩擦的力量很大,传来极大的快感。
伯母放松了眉头,闭着眼,脸色有些羞红。动人的体香在我鼻腔里缭绕,刺激得我的下面硬得更厉害。我慢慢用力,小心进出,还好伯母小穴里的蜜汁很多,很光滑。那种紧滑的快感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的,不自觉的,力道加大,速度变快,伯母的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我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我的大肉棒,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我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
「啊……啊……伯母……要……被……被你的……大……大宝贝……干……死了……喔……真……真好……你……插……插得……伯母……舒服……极了……嗯……嗯…………」
我就这样不停地抽动着,直弄得伯母舒服不已,浪哼连连,哼得好淫蕩啊。
只见伯母柳腰款摆,玉足乱蹬,面部的表情真美极了,春情蕩漾,满脸酡红,吐气如兰,美目似睁还闭,令我看得血脉贲张,心跳加速,自然更加卖力地干她。
伯母的大屁股也前后耸动,一颠一颠的,迎合着我的沖撞。
「啊…培伦……你……要把……伯母……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培伦……你真会……插……插得…………伯母…好快活……唷……喔……喔……不行了……伯母……伯母又……要流……流……出来……了……小穴……受……受不了……啊……喔……」
很快,伯母就来了高潮,身体颤栗,痉挛,阴道不停的收缩挤压,随即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浇到我的鸡巴上,热热的,非常舒服。
我压着伯母,搂着她,轻轻抚摸着她,慢慢的亲她的小嘴,让她享受到最大的温柔。伯母在长久的性饑渴后获得解放的喜悦,她的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射出迷人的视线,媚惑异性的蕩态,骚淫毕露,勾魂夺魄,妖冶迷人。尤其雪白肥隆的玉臀随着我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双峰在我眼前摇晃着,更是使我魂飞魄散,心旌猛摇。半晌,伯母的高潮才平息,睁开眼,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爱怜地吻着伯母的娇靥,轻轻地道「伯母,舒服吗?」
伯母红着脸道︰「啊……你好会插,好舒服啊…」
我接着道︰「伯母,我……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
「嗯…当然可以啊!你不是说要当…伯母有实无名的丈夫吗?我就是你…太太啊!」伯母经过刚刚的激情后,像是什么都放开了。「喔……香萍,亲爱的太太,我好爱你!你也爱我吗?」
「我当然也爱你,亲丈夫!」伯母媚眼如丝地满足之极的回道
伯母给我弄的芳心蕩漾之极,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这种异样的偷情感觉,何况身上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佷儿,伯母软在床上任由我在自己的玉体上抚摸。我的手放肆的在她那高耸饱满的乳房上揉搓着,续而慢慢滑下来,在伯母光滑白嫩的腰腹上抚摸着。
伯母已经被摸得骨软筋麻,雪白的小手勾着我的脖颈,媚眸微合,娇喘个不住。我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成熟妇人媚蕩入骨的神态。饱满的酥乳下縴细的柳腰,丰润浑圆的粉臀儿还有那平坦光滑的小腹。这一切尽收眼底,我的手摸上了伯母圆润温软的大腿,伯母躺在床上美眸紧闭,任由我分开自己修长的美腿,小嘴里发出了销魂急促的呻吟声。
我跪在伯母的两条白嫩大腿间,亢奋的握住了自己下体那根已经涨得有点发痛的大肉棒,抵在伯母的阴户,那里已是湿滑一片了,我手指分开沾满爱液的阴唇,大龟头轻柔地挤了进去。刚一接触,我便感觉到伯母的穴儿一颤,又是一股爱液涌了出来,再看那伯母粉腮火红,美眸紧闭,小嘴张开,「嗯」的一声叫了起来。美艳的伯母妖冶的半启美眸,水汪汪的眼波瞟了过来,这会儿她真正看见自己的佷儿胯下那根阳具竟是如此的粗大,我在伯母的注视下用力一挺,顶进了伯母腻滑幽深的阴道里,那柔腻的阴唇向两边挤开,伴随着伯母淫蕩的哼叫声,我的大肉棒涨得更厉害了。
伯母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比刚刚更加凶猛的被侵入了,那种充实的感觉令她不由的叫出声来,销魂的快感汹涌而来,两条雪白如羊脂美玉的光滑大腿抬了起来,缠在我的腰上。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伯母人强烈地感受到了下体内那根肉棒的粗壮火热,比起刚刚的那根更加涨大了几分。
「亲丈夫,嗯天呀好大」
伯母鲜红的樱唇已让我封住,将她的丁香小舌儿吮入口中。我趴在伯母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间,耸动着大屁股,开始用力的抽送起来。
「唔……好舒服……亲丈夫……嗯……大宝贝顶死……小穴…香萍的……小穴……好舒服……嗯哼……培伦……亲哥哥……好老公……香萍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宝贝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快……快……妹妹……要亲哥哥……嗯……培伦亲哥哥的大宝贝……嗯……快……快干你的香萍妹妹……香萍妹妹的小穴……嗯……嗯……香萍……爱死……亲丈夫……嗯……」说着,伯母摇起浪臀,配合着我的活塞运动,将肥臀直往上挺动,并将那香舌伸入我的口中,去吸吮我的舌尖。
伯母无法抑制的淫呼着,一股异样的强烈兴奋与刺激如巨浪般从小腹下的蜜穴里传上来,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那雪白粉润的大屁股向上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阴道里被干得又酥又麻,整个丰满滑腻的玉体随着身上我的动作而在剧烈地颤抖着。
「嗯……嗯……亲丈夫……大宝贝亲哥哥……嗯……嗯……妹妹……好美喔……嗯……嗯……香萍小穴……哦……美……嗯……亲哥哥真的好棒……香萍从来没……没有这么爽……嗯……香萍……离不开亲哥哥了……嗯……嗯……香萍要培伦哥哥的宝贝……天天插妹妹的小穴……嗯……妹妹好爽……哦……太好了……小穴太美了……嗯……」
我趴在伯母雪白滑腻的肉体上,品尝着属于成熟美妇的那种饑渴与娇蕩,那么热情地回应,销魂的甬道裹夹住自己大肉棒的力道好紧,吞吐着迎送着,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淫靡浪叫声。我伸手托起了伯母丰满白嫩的大屁股,滑腻腻的加快加狠了抽送。伯母欲拒还迎的销魂呻吟着,柔弱无骨的胴体瘫软在大床上任由我摆布。美眸半开半合,玉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縴细的小腰肢不住地扭动,修长丰润的大腿挺得笔直。
「香萍……亲太太的…小穴……真美……唷……嗯……又小又紧的……夹我的宝贝……好……好舒服喔……插起来真痛快……嗯……嗯……我要干死亲妹妹……哦……舒服……嗯……我要狠狠的干…香萍亲妹妹…小穴……」
我边干边在伯母的腻滑肉体上上下抚摸着,双唇含住了伯母那柔软饱满的玉乳,伯母那雪白圆润的大奶子散发出甜馥的幽香,我的挺动越来越快,干得伯母的淫声也越来越大。
「啊……亲丈夫……香萍好爽……用力……宝贝……亲哥哥插得真好……啊……嗯……亲丈夫……香萍……妹妹……受不了……啊……要……哦……妹妹要丢了……来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啊……啊亲妹妹……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香萍妹妹…要丢了……」
「伯母,我我射给你好不好」
我感觉到身下美艳的伯母已让自己弄得魂飞魄散了,阴户里滑腻腻的淫水不住溢出,我每一下都把大龟头顶进了伯母的子宫深处。
大肉棒狠命的抽插,次次把伯母推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伯母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兴奋的高潮,只觉得脑海中一片迷乱,这样使人欲仙欲死的高潮竟是一个年纪小她三十多岁的年青小伙子施加给自己的,伯母亢奋的淫哼浪叫着,修长的雪白四肢缠紧了身上的我。伯母连泄数次,此时已筋疲力尽,香汗淋灕有气无力的。
「亲妹妹……快……快夹……扭啊………我要……泄了…」
伯母知道我要达到高潮,忙拼命的挺动玉臀,用力的夹咬,「啊……亲妹妹……亲太太……我我射给你了……我丢了……了」
「啊,啊,啊射给亲妹妹吧,天呀……」
我用力的将伯母雪白的大屁股抬离了床榻,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龟头顶进伯母阴道深处的子宫,浑身不由自主的抖了几下,紧接着烫热的精液从龟头的马眼口喷射而出,有如火山爆发般,注射入伯母子宫的深处。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热流一股股地击打在伯母的花蕊里,从来没有经历过让男人把大肉棒伸进自己子宫里射精,此刻那种令人快活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让伯母迅速地又攀上比刚才更高的高潮里……
「天呀亲丈夫……亲哥哥……妹妹好舒服……亲哥哥插得香萍真舒服……啊……妹妹……啊……要……哦……妹妹要丢了……来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啊……啊妹妹爱死你了……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香萍妹妹……要丢……丢了……」
伯母满足的把我抱的紧紧的,妖骚着扭动着那诱人犯罪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白嫩的肉体如八爪鱼似的缠紧了身上的我。两人快活地颤抖着,喘着粗气,半晌后伯母的魂魄才从天上回来,她细细娇喘着瘫软在我的怀里,红透了粉腮,縴縴玉指理了理自己零乱的秀发,水汪汪的美眸妖冶迷人的看着我。谁能想到怀里的伯母在白天还秀丽贤淑,是个名门贵妇呢?
自从和伯母发生关系以后,伯母对我非常好,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保持亲密的来往。纵使伯父已经回台湾来,我们依然想办法每星期见面一次。亲戚们都认为伯母跟我很亲,可是都不会想到我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特别关系。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也会信守对伯母的承诺,爱她一辈子,毕竟像伯母这样在外美艳诱人,气质高雅,在床上又让人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的贵妇还真让人难忘记呢!

【全文完】